2013年中國經濟將交出一份怎樣的答卷?當我們拋開“GDP至上”的陳舊思維,以全新眼光去看待,可以從中讀出更豐富的內涵、更精彩的故事。
  黨的十八大以來的一年間,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,緊緊圍繞科學發展這個主題和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這條主線,冷靜、科學判斷形勢,遠近兼顧,穩中求進,穩中有為,堅持以提高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為中心,堅持宏觀經濟政策連續性、穩定性,提高針對性、協調性,根據經濟形勢變化,適時適度進行預調和微調。在轉型發展的主旋律下,中國經濟收穫良多,開局喜人。
  穩增長,向世界傳遞發展信心
  當中國告別數十年的高速增長後,對於中國經濟前景一直存各種疑慮的聲音:中國經濟會不會“硬著陸”?中國經濟是不是已潛力不再?中國能否應對巨大挑戰?
  “中國經濟基本面是好的,經濟增長及其他主要經濟指標保持在預期目標之內,一切都在預料之中,沒有什麼意外發生。”習近平主席10月在巴釐島的堅定回應,向全世界傳遞著信心和希望。
  如果只用幾個字概括中國經濟這一年,“穩”字必在其中。
  穩,體現在經濟運行中,穩中回升,穩中向好。
  今年第三季度,中國經濟扭轉了前兩個季度持續下滑的態勢,同比、環比增速均穩中有升。三季度GDP增長7.8%,分別比一、二季度回升0.1個和0.3個百分點。從環比增長情況看,提升勢頭更為明顯。
  向上的勢頭,得到眾多經濟數據的印證。增長、就業、物價、國際收支四大指標一致向好,速度、結構、效益同向改善,企業景氣度提升、信心增強。剛剛公佈的10月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更是連續4個月回升,達到51.4%,創下18個月以來新高,發出市場預期和信心穩定的信號。
  經濟運行穩不穩,關鍵看是否處於合理區間。合理區間的“下限”是穩增長、保就業,“上限”是防通脹。看經濟增速,今年前三季度GDP增長7.7%,位居全球主要經濟體前列。看農業,戰勝各種自然災害,又將迎來一個豐收年;看物價漲幅,CPI低於控制目標,通脹壓力較小,物價基本穩定;看就業,城鎮新增就業為近年來新高。中國經濟列車仍運行在穩健的軌道上。
  穩,體現在宏觀調控上,處變不驚,從容大氣。
  科學合理的宏觀調控政策框架,是今年經濟的一大亮點。針對經濟走勢的不同情況,把調結構、促改革與穩增長、保就業或控通脹、防風險的政策有機結合起來。宏觀調控立足當前,著眼長遠,而不是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,不做刺激—反應式的決策。
  在經濟增速的過渡期,這樣的宏觀調控思路需要極大智慧和勇氣。
  正是秉持這一理念,儘管上半年經濟增速繼續下滑,宏觀調控依然堅持不採用傳統擴大赤字和增加貨幣供應量的模式,既不放鬆也不收緊銀根,穩定市場預期。
  正是秉持這一理念,當“錢荒”傳言四起,市場在短期內巨幅波動,在貨幣政策方面依然保持定力。冷靜應對,不畏壓力,堅持盤活存量、用好增量,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和結構調整。
  黨中央、國務院在應對複雜局面中,體現了更加精準、更加成熟的調控能力。
  調結構,轉型升級謀持續發展
  穩中有進。“穩”是指經濟增長處在合理區間,“進”是指經濟發展方式轉變步伐加快。
  中國經濟到了只有轉型升級才能持續發展的關鍵階段。黨中央、國務院對此保持清醒認識,採取一系列強有力措施,推動中國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穩步提升。
  調結構,幾場“硬仗”號角響起,更體現轉型發展的決心。
  ——針對產能過剩,國務院近期專門出台指導意見,對化解產能嚴重過剩矛盾工作進行總體部署。“消化一批、轉移一批、整合一批、淘汰一批”。
  ——發展新興產業,研究促進信息產業、健康服務業、光伏產業發展政策措施,將這些產業作為培育新增長點、促進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抓手。
  ——針對大氣污染,國家發佈《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》;國務院與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立下大氣污染防治“軍令狀”;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防治大氣污染十項措施、加快發展節能環保產業。
  網絡購物發展迅猛,高技術產業快速增長,“寬帶中國”戰略已經啟程,外貿依存度持續回落……將這些鏡頭串在一起,可以清晰地看到中國經濟轉型升級的內在脈絡。正如英國《金融時報》所評價,中國經濟將轉向更加重視消費和創新驅動、可持續發展的模式。
  不再以GDP增長論英雄。全國各地在轉型升級上競相出招。北京、天津、河北等地集中進行大氣治理,堅決淘汰落後產能;山西將淘汰壓縮焦炭產能1800萬噸,內蒙古將淘汰水泥落後產能459萬噸,山東將淘汰煉鋼產能2257萬噸。與此同時,不少地方加大高新技術投入,新興產業成為強勁增長引擎,上半年北京中關村示範區總收入同比增速超過25%,武漢光谷生物城總收入同比增長53%。
  經濟增長引擎動力的悄然切換,折射轉型發展的成就。
  消費領域,前三季度,我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增長12.9%,增速比上半年加快0.2個百分點,大眾消費在其中成為主力。一系列促消費政策及時跟進,積極培育新的消費熱點與模式,信息消費、旅游休閑、網絡購物等一片火熱。
  投資領域,民間固定資產活力舒展。這一年來,加快放開對民間資本的市場準入,打破制約民間資本的“玻璃門”、“旋轉門”和“天花板”,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在全部固定資產投資的比重不斷上升,第三產業民間投資增速快於第二產業。
  出口領域,加工貿易轉型跡象日趨明顯,開始從以往的低附加值環節向高端環節延伸,逐步實現從委托來料加工為主向自營進料加工為主運作方式轉變。初級產品出口的比重下降,進口替代能力增強。
  甩掉包袱,活血排毒。在產業升級、創新驅動的新跑道上,中國經濟開啟了朝向“升級版”的新徵程。
  促改革,完善體制激發社會活力
  攻堅期的改革,形勢複雜,骨頭難啃。這一年來,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對改革反覆強調、系統闡述,“改革開放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”,凸顯深化改革的決心、勇氣和智慧,給經濟社會發展帶來新的激情和希望。
  這一年的改革,以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和政府職能轉變為突破口,在劃清政府與市場的邊界上加快了步伐。
  根據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批准的方案,新一輪國務院機構改革的重點圍繞轉變職能和理順職責關係,穩步推進大部門制改革,實行鐵路政企分開,整合加強衛生和計劃生育、食品藥品、新聞出版和廣播電影電視、海洋、能源管理機構。改革後,除國務院辦公廳外,國務院組成部門由27個減少至25個。
  “壯士斷腕”般的自我革命,是轉變政府職能的深謀遠慮。新一屆國務院組成後,面對錯綜複雜的國內外經濟形勢和經濟下行壓力,把轉變職能作為第一件大事,目前已取消下放334項行政審批等事項,簡政放權成為深化改革的“馬前卒”和宏觀調控的“當頭炮”。
  放手,為企業騰出了更大空間。對月銷售額不超過2萬元的小微企業暫免征收增值稅和營業稅,600萬戶小微企業從中受惠,年減負近300億元;部署公司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,取消最低註冊資本金限制,將企業年檢制度改為年度報告制度,放寬經營場所登記條件;放開除個人房貸以外的貸款利率管制,鼓勵民間資本參與金融機構重組改造,探索設立民間資本發起的自擔風險的民營銀行。
  政府華麗轉身,市場活力迸發。改革激發了創業熱情和民間投資的熱潮。今年以來,全國各類企業登記數比去年同期增長25%,其中民營個體企業增長37%,帶動了民間投資以23%左右的速度增長。
  這一年的改革,以更好發揮市場資源配置基礎性作用為重要取向,著力清除市場壁壘,提高資源配置效率。
  資金、資源等生產要素的價格,更加緊隨市場“無形之手”。全面放開貸款利率管制,這是繼去年年中我國宣佈放寬存貸款利率波動幅度後,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關鍵一步。調整非居民用天然氣門站價格,實施完善後的成品油價格機制,實施階梯電價,在保障人民群眾生活的同時,深化資源價格改革,倒逼節能減排和環境保護。
  過去政府“大包大攬”的領域,引入市場力量的“活水”。政府購買公共服務,社會能辦好的,盡可能交給社會力量承擔,加快形成改善公共服務的合力。深化投融資體制改革,在確保政府投入的基礎上,充分發揮市場機製作用,吸引民間資本參與經營性項目建設與運營。
  這一年的改革,不斷提升開放型經濟水平。
  誕生剛一月有餘的上海自貿試驗區,正成為中國深化改革、擴大開放的新坐標。一系列改革開放措施平穩扎實落地、積極效應初步顯現:推進外商投資管理體制改革、試行負面清單管理模式。金融等服務業六個領域擴大開放,一個個國際知名企業接踵而至。
  2013年,中國經濟在改革中提質增效,交出一份穩中求進、轉型發展的精彩答卷。   (原標題:穩中求進的精彩答卷)
創作者介紹

林海峰

ao05aodk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